自在讀小說網 - 武俠修真小說 - 修仙狂徒最新章節 - 作品正文 八五八 回到洞府

修仙狂徒 作品正文 八五八 回到洞府

作者:王小蠻書名:修仙狂徒類別:武俠修真小說
    不過葉空卻現少了一個人,問道:“曹俊鋒那小子呢?”

    葉新笑道:“曹俊鋒的xiu煉度那是我們云符宗最快的,現在也去閉關結丹了,他進關前還說等你回來要給你一個驚喜,可沒想到你比他結丹還要快。”

    雖然葉空在滄北,可是一眾兄弟,誰都沒有忘記他,都會經常提起他,也相信他會安然返回。葉空感動道:“想不到兄弟們也沒有忘記我,我也沒有忘記大家!”

    等來到洞府前,葉空取出云遙特有的靈谷靈肉還有很多滄南稀罕的寶物,讓一眾兄弟們都拿去分了,見者有份,大家都開開心心的去了。

    這時,江武林才小聲說道:“雖然今天是開心的日子,可是……我還是要問一下,子萱妹妹……她……”

    開心的日子,大家都不愿提起傷心事,不過黃子萱的安危,他們還是放在心上的,畢竟葉空當時獨自進去滄北冒險,就是為了救活黃子萱。

    葉空也沒說話,只是點點頭。

    剛好江武藝也走出了洞府,剛好聽見這一句,頓時她一聲尖叫,“真的嘛,子萱妹妹有救了?”

    雖然她在云符宗,可是黃子萱的事情她都聽說了,得知黃子萱為了葉空而死,她也哭的稀里嘩啦,其實在宗里,她和黃子萱的關系是最好了,兩人就跟親姐妹一樣,現在聽說黃子萱沒事了,比得知葉某人回來還高興,這讓葉某人小小的吃了一下醋。

    看見江武藝出來,江武林很欠揍地拍拍葉空,低聲說道:“那我就不打擾了,嘿嘿,小別勝似新婚吶。”

    “唉,你們怎么都那么流氓。”葉空搖搖頭,狠狠地鄙視了一下。

    大家都知道葉空回來要和江武藝好好“交流”一下,所以全都欠揍的擠擠眼走了,葉空笑笑,攬住江武藝的腰身,走進了洞府。

    看見葉空是一個人回來,白潔兒眼中閃過一絲的擔憂,不過隨即還是笑著迎上,說道:“李仙師……哦,不對,葉仙師,你回來了。”

    雖然葉空和白潔兒兩人關系很親密了,可是葉空現在變了模樣。江武藝是見過葉空的真容的,倒不太在意,可是白潔兒還是感覺有點隔膜,畢竟面對的是一個相貌不同的人。

    三人走進室內,葉空忙不迭的就把雪魄珠拿了出來,想必,黃子萱也是很想見到江武藝吧。

    黃子萱和江武藝一見面,兩人一句話都沒說,就開始流淚,歷經了生死的友情,顯得是那么讓人心動。

    “我帶你去見師尊。”江武藝突然一抹眼淚,拿著雪魄珠奔出洞府。雖然曹慕色嘴上沒說,可是江武藝知道,其實師尊心里也是很擔心黃子萱的,現在回來了,當然第一時間就是去見師尊。

    屋里就剩下了白潔兒一人,幾年不見,白潔兒還是老樣子,美麗動人,帶著剛成shou女人的風韻。現葉空在打量自己,白潔兒底下了臻,心臟也不安分的砰砰跳了起來。

    “呃……有個好消息,還有個壞消息,你要先聽哪個?”葉空突然開口說道。

    白潔兒聽他這樣說,本來已經有些yi旎的心砰地一下收縮了!壞消息?難道軒兒他……

    她抬起頭,美眸已經蒙上了一層霧氣,剛才紅潤的珠唇一下失去了血色,她yaoyao牙說道:“壞消息。”

    葉空裝作很凝重地說道:“本來我是想讓軒兒回來和你見面的,只是……”

    “只是怎么了?”白潔兒焦急地問,她的眼眶已經噙了淚水。

    葉空笑了起來,“只是他突然要筑基了,等他筑基以后,你們才能相見。”

    白潔兒這才知道,葉空是逗她玩的。不過母親關心兒子,她還是不放心,又問道:“可是真的?你不要騙我開心。”

    葉空笑道:“他也是和我xiu煉的一樣gong法,快則一月,慢則三月,他肯定會出現在你面前。”

    白潔兒這才真的信了,伸出小粉拳,沒好氣地在葉空身上錘了一下,啐道:“嚇死人了。”

    這一下打得某人骨頭都酥了,一下捉住白潔兒的小拳頭,在她白白的手背上親了一口,笑道:“你怎么不問好消息呢。”

    白潔兒的俏臉緋紅,低頭看著腳尖,低聲說道:“你們平安就是最大的好消息,除此以外,別無他求。”

    你們平安就是最大的好消息,除此以外,別無他求。樸素的話語,確實最動人。葉空心中一柔,一把攬過白潔兒軟軟的小腰,用臉摩挲著她香噴噴的青絲,柔聲道:“好消息是我找到可以讓凡人得到靈根的結金果了,從此以后,你也可以xiu煉了。”

    兩人剛想親熱一下,就聽見屋里一角,傳來一個小女孩故意的咳嗽聲。

    某位小妹妹一聲咳嗽,把這對ye鴛鴦給嚇得不輕。葉空momo鼻子,倒忘記了這個暴力女童。

    白潔兒更是臊地滿臉通紅,這種親熱的行為怎么能給小女孩看見呢?這不是帶壞小妹妹嘛?

    “都是你。”白潔兒又捶了一下某人,走過去笑道,“這是誰家的小丫頭,真是可愛啊。”

    大玉回道,“白潔兒姐姐,我認識你,不過你不認識我,我看過好多次你和公子……”

    “咳!”這回換葉空咳嗽了,以前大玉呆在靈獸圈里,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限制級的鏡頭,不過這事可不能讓白潔兒知道。否則,自己就成教壞小羅莉的怪黍叔了。

    “公子,你不是教我小孩子要誠實嘛?”大玉自從化ng人形,狡猾了許多,肯定被黃泉老祖帶壞的,回頭非教訓那老家伙。

    葉空擠出笑臉道,“高階靈獸丹哦。”

    大玉頓時流著口水不說話了。白潔兒嗔道,“你們都在說什么啊,我怎么聽不懂?”去轉一圈吧。”

    “靈獸丹!”大玉不忘提醒一下,舉舉小粉拳跑出去了。

    白潔兒是喜歡孩子的,看著大玉蹦蹦跳跳的背影,說道,“真是可愛的小泵娘啊。”

    “那我們也生一個吧。”葉空笑著從背后抱住白潔兒,就看她高盤的烏黑青絲下膩白的頸子,同時一股好聞的女人香傳來。

    葉空此刻已經有些熱火朝天的感覺了,小別勝似新婚還是有些道理的,更何況,白潔兒本來就身材玲瓏,面貌又惹人生憐,正是讓男人最容易沖動的那種女子。

    葉某人ren不住就上下其手,白潔兒按住下邊,上邊受襲;按住上邊,某人的手又滑到她腹下……

    白潔兒臉色通紅,最后把某人的兩手都按在腿間,這才有了吸一口氣的機會。

    她長吸一口涼氣,扭頭嗔道,“別急呀,說正事呢。你知道嘛?給我們種靈草的小丫頭朵朵,竟然的是東方仙帝的女兒呢。”

    “啊?”葉空驚到了,他早就聽易曼影說過,可當時怎么也想不到仙帝的女兒竟然是朵朵。

    葉空突然想到,自己在滄北的那一天,那輛獨角云蹄獸拉著車里的公主,竟然是朵朵?

    他忙問道,“她什么時候離開的?”

    白潔兒道,“當初你帶著軒兒沒走多久,朵朵也就消失了,曹慕情老祖還來問我們,我們也不知道。可過了兩年,東方仙帝來云符宗,請來滄南各宗聚會。后來曹光老祖才告訴我們,仙帝對他說,朵朵是仙帝的女兒,經常就喜歡下界玩耍,還說感謝我們照顧她呢。”

    葉空心里有些后怕,當時自己可是得罪了那個財迷丫頭,還好沒得罪狠了,要不自己可倒霉了。

    他點頭道,“時間也差不多對上,看來那天車里真是那個財迷丫頭,不過說起來,還多虧她救我一命呢,要不然冒犯古越陽,殺死仙官山本建仁,這些都夠我死上好多次了。”

    白潔兒又道,“我說這些是想告訴你,當時朵朵還教我了一種凡人都能用的法術,現在想來,那是仙術呢。”

    “哦?”葉空又是一驚,他這時才從白潔兒腿間收回一陽指,說道,“施展來看看。”

    朵朵教白潔兒的是一種給靈草灑水的法術,這法術看似和修士法術差不多,可卻有本質不同。修士法術是調動靈氣,而朵朵教她的,卻根本不動用靈氣,而是更高一層的控制,天道之力!!

    當然了,從這個小小仙術里是不可能學會天道之力的,不過葉空又在想,莫非仙界之人可以不用經歷修仙者這個層次,直接xiu煉仙術?

    想想也是。下界之人,出生以后開始修仙,渡劫以后飛升,然后就去仙界學習仙術……而那些出生在仙界的人呢?

    他們當然就不用修仙,直接xiu煉仙術!

    也就是說,在下界的修為用處不大,關鍵是要去上界,到了仙界,就算自己是一介凡人,也可以直接學習仙術。

    葉空想到這里,卻又笑了。知道了這些,又有什么用呢?下界之人,不飛升又怎么去仙界?不是人人都有一個仙帝爹的。

    “雖然她教了你一種澆水的仙術,可是,結金果你還是要吃的,修仙,要一步步來。”葉空說著,把白潔兒攔腰抱起,“好啦,別為什么仙術浪費時間了,現在我們去xiu煉一下先。”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