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喜良緣最新章節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來客(一)

喜良緣 第三百六十七章    來客(一)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書名:喜良緣類別:玄幻小說
    天剛蒙蒙亮,葉清蘭便起了床。今天“任務”重大,得盡早做些準備。葉清寧和她的想法差不多,也早早的起了床。

    可沒想到,有人比她們兩個起的更早!

    當知夏稟報客人已經到了丹楓園的時候,葉清寧葉清蘭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約而同的問道:“你說的客人,該不會是沈長安吧!”

    知夏忍住笑:“是啊,表少爺也一起來了。”

    ……

    葉清蘭簡直想撫額嘆息了。現在才辰時一刻好不好,哪有人這么早就跑到別人家來做客的。真不知道該怎么說這個沈長安了!

    葉清寧也是哭笑不得,低聲問道:“接下來要怎么辦?”她還得去給公婆和祖父母請安,偏偏客人又來的這么早……

    葉清蘭想了想說道:“你和姐夫先去請安,我先去招呼客人。”

    也只能如此了,葉清寧點頭應了,然后吩咐知夏:“你去請客人先到偏廳小坐片刻。”知夏恭敬的領命去了。

    孟子駿和沈長安被引進了偏廳里坐下,丫鬟利落的上了茶水點心。沈長安哪有心情喝茶,孟子駿卻正好相反,喝了杯熱茶,又吃了幾塊甜膩的點心。

    沈長安笑著揶揄:“原來你喜歡吃這些女孩子愛吃的東西。”

    孟子駿不客氣的瞪了他一眼:“誰說我愛吃這些了。還不是都怪你,這么早就來了,害的我連早飯都沒來得及吃。”

    說到這個,沈長安頓時心虛了。訕訕的笑了笑:“我這不是想你了,所以才早早的來了。”

    這樣的話鬼才相信!孟子駿瞄了眼神飄移不定的沈長安一眼。心里那個被竭力壓抑的念頭又浮上了腦海。他打著拜訪自己的名義到鄭國公府來,真正想見的人到底是誰?會是葉清蘭嗎?

    那天沈長安接到信時的狂喜絕不是裝出來的。可要是因此就認定沈長安的心上人是葉清蘭。似乎又有些武斷……

    正思緒紛亂,一個窈窕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孟子駿很自然的收斂心神,看了過去。

    一襲淺綠衣裙,映襯的少女清新脫俗秀美無倫。唇角那抹淺淺的笑意,更是令人如沐春風。最美的,還是那雙明亮的雙眸。不管遇到什么事情,總是那樣的冷靜自若。

    當年的自己,在見到她第一面的時候,便是被那雙明亮美麗的眼眸徹底俘虜。從此以后。心里再也容不下別的女子。

    重逢之后,他也曾暗暗比較過。其實,現在的她和以前已經有許多不同了。以前的葉青藍,冷靜睿智,言語溫和中不失犀利,走到哪兒都是人群中的焦點。可現在的她,卻內斂矜持了許多,一言一行都十分謹慎小心,少了以前的銳氣和光芒。和一個普通的貴族小姐無異。

    看到這樣的葉清蘭。他心里其實很不是滋味。卻也知道這是她無奈之余的偽裝。畢竟,這不是男女平等的社會,對女子的束縛和規矩都很多。要想安穩的活下去,她就必須要有所改變。

    相較之下。自己就幸運多了。身為男子,言行舉止出格些也沒問題。而且,刑部督捕司的候選十拿九穩能過。就算換了一個世界。他也能照樣從事自己最喜歡的職業。而她卻正好相反,必須將擅長并熱愛的全部藏起來。這對她來說。一定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吧!

    可她卻從沒抱怨過,很快的接受了這些現實。甚至很好的適應了現在的生活。這樣的隱忍和機智,正是她身上最吸引人的特質。

    她還是他深深愛著的那個女子,堅強勇敢樂觀自信的葉青藍。

    孟子駿從未有一刻這般清楚自己的心意。相隔的一年多里,似乎發生了很多事情。可不管如何,他都要追回屬于自己的愛人。

    四目對視,葉清蘭無法招架孟子駿灼熱堅定的眼神,很自然的將目光移到了沈長安的臉上,微笑著招呼了一聲:“快一年沒見了,沈公子別來無恙?”

    沈長安對心上人的好姐妹自然客氣的不得了,忙陪笑著應道:“多謝葉十小姐關心,我已經完成了圣上交代的任務,平安無事的回京了。”

    短短的兩句對話,卻讓孟子駿精神一振心里暗喜。兩人如此生疏客套,很顯然沒有半分私情。他之前的忐忑不安糾結都是白費了。

    心里包袱一去,孟子駿立刻恢復了幽默本色:“蘭表妹只管放心,沈大哥武藝高超又擅長排兵布陣,在山東赫赫有名。那些流匪到后來威風喪膽,只有逃的份。這次回來,又是升官又有重賞,風光的很。”

    沈長安笑罵道:“去你的,把我捧的這么高,摔下來不跌死才怪。”話語中的親密熟稔,顯示兩人關系莫逆。

    孟子駿生性果決明快,自然會欣賞粗豪不羈的沈長安。而沈長安,也樂意親近幽默風趣毫不造作的孟子駿。這兩人湊到一起,成為好友一點都不奇怪。

    葉清蘭莞爾一笑,盈盈入座。

    沈長安心里像貓爪子撓著似的,不停的向門口張望。心里暗暗嘀咕不已,葉清蘭在信上說他能如愿見到顧惜玉,可怎么到現在也不見顧惜玉的人影?

    葉清蘭哪能看不出沈長安的心思,笑著暗示道:“沈公子稍安勿躁,現在才是辰時。另一位客人,至少也得在一個時辰之后才會到。”事實上,像他這么早就跑到人家府上做客的,真是絕無僅有了。

    沈長安毫無愧色,咧嘴笑道:“我知道她肯定不會這么早就來,所以特地想早些來等她。”

    ……典型的沈長安風格!葉清蘭啞然失笑,倒也能諒解幾分。隔了這么久沒見,沈長安思念若渴的心情可以理解。

    孟子駿豎長了耳朵,細細的品味這幾句話,在短短的片刻里就推斷出了事情的真相。

    他之前確實是誤會了,沈長安的心上人另有其人。而葉清蘭,大概和那個女子是好朋友,所以才會幫著傳信。

    說真的,他也著實很好奇,沈長安喜歡的女子到底會是什么樣子?

    “蘭表妹,你和沈大哥就別打啞謎了。另一位客人到底是誰?”孟子駿好奇的追問。

    葉清蘭笑著瞄了沈長安一眼:“這個問題,還是讓沈公子告訴你好了。”

    孟子駿立刻看向沈長安,追問道:“沈大哥,你以前一喝醉了酒就會念叨的心上人,是不是就是這位即將要來的客人?”

    到這個時候,也沒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沈長安笑著點了點頭,黝黑的臉上難得的浮起了一些紅暈。這表情換成是個十幾歲的懷春少女還差不多,一個一米八幾的漢子露出這樣的表情……效果只能用驚悚兩個字來形容!

    孟子駿毫不客氣的取笑了一通:“行了,別在這兒裝純情了。看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沈長安好不容易聚起來的情緒都被這句話打散了,惱羞的瞪了過去,順便不客氣的抬腳踹人。孟子駿身手十分靈活,立刻縮回雙腿閃開了。

    這么一鬧,氣氛頓時融洽輕松了起來。

    孟子駿笑著看向葉清蘭:“蘭表妹,沈大哥不肯說,你總該告訴我吧!到底是什么樣的女子,能讓沈大哥如此念念不忘?”大概是葉清寧沒在場的緣故,他的目光遠比平日灼熱,連語氣也親密了許多。

    “這位客人姓顧,閨名惜玉。是定國公府的小姐,也是鄭表哥嫡親的表妹。”葉清蘭促狹的配合著孟子駿捉弄沈長安:“芳齡十四,性情溫柔文靜,生的美麗無雙。某位公子在初見之下,并驚為天人,從此死心塌地眼中再也容不下別的女子……”

    沈長安臉皮再厚,也禁不住這樣的調侃,臉越來越紅,說話也沒了底氣:“喂,你們兩個在我面前說說也就算了。待會兒顧妹妹來了,你們可千萬別在她面前胡說八道。她臉皮薄膽子又小……”

    孟子駿哪肯放過這樣的好機會,擠眉弄眼的笑道:“沈大哥還真是憐香惜玉啊!”

    這是當然!沈長安毫不客氣的點了點頭。心上人當然要捧在手心里疼才對。

    孟子駿和葉清蘭都忍俊不禁起來,對視一笑。四目對視間,最后一絲隔閡也散的一干二凈。從這一刻開始,兩人總算真正找到了當年共事相處的默契。

    過了一會兒,葉清寧和鄭君彥也來了。

    葉清寧還好,落落大方的和沈長安寒暄了幾句。可鄭君彥卻很明顯的心不在焉,目光閃爍不定,有意無意的落在了沈長安的臉上。心里既郁悶又懊惱,還有股無名的怒火和嫉火。

    嬌弱的惜玉表妹,怎么可能會喜歡這么一個……粗魯的武夫?

    沈長安粗枝大葉的,根本沒察覺。葉清寧和葉清蘭卻都清楚鄭君彥的心結,唯恐他說出什么不該說的話,讓大家都尷尬。

    好在鄭君彥不是沖動的人,縱然心里再不痛快,也沒說什么。心里卻憋著一股氣,待會兒顧惜玉來了,他一定要好好看看,他們兩個到底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續……)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