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我當道士那些年最新章節 - 第二十九章 線索與跌落

我當道士那些年 第二十九章 線索與跌落

作者:仐三書名:我當道士那些年類別:穿越小說
    原本我這樣說,是想在肖承乾面前也裝一下神秘,找一點兒他追問我的成就感,卻不想他只是‘哦’了一聲,全無好奇心,甚至連我師父留下線索這句話也無好奇心,還偏偏一副兄弟,我信任你,你說啥就是啥的模樣,讓我完全無語,也就只能和他一起超度起那些怨鬼來了!

    雖說,道士超度跟佛門的超度比起來,算是拿不出手,但超度兩只怨鬼對于我們來說還是不成問題的,最后,在開了引路訣之后,怨鬼隨引路訣所指引之路,紛紛離去,一場超度也算完成。

    洞穴這一次是真正的變得有些冷清起來,肖承乾撥弄了一下還有些**的頭發對我說到:“沒想到我有一天也會心軟,許怨鬼一場超度,為自己積一點兒功德。早些年讓我遇見,少不得抓住了培育成厲害的跟隨!”

    我笑笑,一邊朝著洞穴中的某處走去,一邊對肖承乾說到:“這種事兒還是少做,你看看上次和你們合作那個邪修的門派,哪一個死去之前得了好?那副鬼氣森森,皮包骨頭的模樣,大白天走路上都能嚇哭一小孩,更別提自身和鬼頭糾纏,常年陽氣不足,到老之時,全身冰涼,三伏天裹兩件羽絨服都不能暖和。”

    肖承乾跟在我身后,無所謂的說到:“凡事有度,過猶不及。我們這一脈從來就是在這個度上走著,不偏不倚,倒也能混,分什么做得與做不得的正邪,不累啊?”

    “那是在走鋼絲,一件事兒的度哪是那么好掌握的。”說話間我已經在洞穴中的某個地方停留了下來,從肖承乾的手中拿過電筒,開始在這一片兒的地面仔細照了起來。

    地面上蓋著薄薄的一層泥土,想是灰塵積壓太多形成的,讓我不得不俯下身去撥開這一層泥土,找尋的速度也就慢了起來。

    可肖承乾也沒閑著,嘴上問著我:“你我本是同脈,上次在老林子里竟然吃了你的一個虧,但念在某些原因上,并沒有對你出手報復。那何龍一脈無不是量小之人,我還尋思擔心著他們會尋你麻煩,畢竟你在那北方小城呆了一年。”

    我一邊在地上尋找著,一邊說到:“他們也不是傻子,你們有不出手的原因,難道他們沒有?其實我也不知道是為什么,或者有人暗中保護我?”

    在說這話的時候,我想到了珍妮大姐頭,只不過如果是她真的在暗中保護我,按照她的性格,看我那副模樣,怕早沖出去揍我十頓八頓的了。

    “我們是因為這中間有人警告,是江一,還有得,不說了。”肖承乾有些懊惱,貌似自己說漏了嘴,可是我卻一點兒都不在乎,江一不出手才是怪事,而且在此刻,我好像已經發現了一些端倪。

    心中有一些興奮,我趕緊的招呼肖承乾來幫我撥土,肖承乾一聽有門,也積極的跑過來,和我一起忙乎起來。

    五分鐘以后,我們的面前,電筒的燈光下,出現了一副紅色的,看起來異常怪異的圖,肖承乾沒看懂圖,只是輕輕抹了一下那紅色的圖,放在指間聞了一下,又看了一陣兒,感慨到:“真夠奢侈的,最好的畫符朱砂,中間加料不少,我一聞,能聞出公雞王冠子上的血味兒。”

    這個話吹懸了,如今這世道哪里找得到真正的公雞王,按照等級,一只鳳眼大白公雞都是難找,我師父就是本事通天,也沒那找著公雞王的本事,不過這朱砂里有特殊加料,那鮮紅的顏色才能經久不褪倒是真的。

    這么‘奢侈’,怕也只是為給我留下這個信息吧?我沉吟著,師父說看命,可命里,我的腳印還真就覆蓋上了他的腳印,這師徒緣沒盡。

    “承一,這圖是啥意思?”肖承乾抓了抓后腦勺,見我沒回答,他又追問了一句:“這就是你師父留給你的?”

    “沒錯,啥意思,懂得人自然就很簡單,我也不給你解釋那么多,就簡單說一下吧,其它的湖我們就不用去了,就這里,還有這里,是我們必須要去的地方。”是的,師父給我留下的是一幅圖,而這幅圖在有一段時間內,我做夢都在念叨著它,這幅圖就是師祖留在鎖鏈上的那一幅代表著十幾個湖泊的圖。

    如今師父在這個洞穴里,再次留下了這幅圖,位置全部都對得上,不同的只是,師祖的圖全部用點來表示湖泊,而師父留下的這幅圖,大部分地方已經一個鮮紅的叉,只有包括我們所在這個地方的三幅圖是和師祖一樣的點。

    這樣的表達方式從根本來說,簡直是一點難度也沒有,以前和師父生活時,這種‘單細胞’動物一般的表達方式,我就早已經熟悉,就好比一天之內我要晨練,抄道德經,做飯,洗衣等等,師父頭一天晚上就會把我第二天要做的事兒,寫在一張紙上,做過了,就給我打個叉,總之,我一天之內,沒得一個‘全叉’,是萬萬睡不了覺的。

    想起這樣的往事,我心里還頗有些小時候就有的‘怨氣’,md,每天看叉叉,考試全叉叉,回去好被他揍。

    再一次笑著想起這些事兒,這副圖的意思自然也就解出來了,打叉的自然就是沒有探索價值不用去的,打點的,一定就有什么遺留的事情。

    只是這三個地方么我看著其中最大那一個點,心中有些忐忑,那里嗎?師父小時候講來嚇我,美其名曰鍛煉我膽量的地兒,不就是那個點所在的湖嗎?

    我沉思著,肖承乾就打斷了我,說到:“既然你也知道是啥意思了,也明白接下來要去哪里了,那就把這里的事兒辦了吧,雖然我看是沒多大的希望,可你不試試又怎么會死心?”

    肖承乾說的話,讓我回過了神,慢慢的走到了那個水潭邊,用手電照著那根石柱,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是沒希望嗎?

    石柱不是絕對光滑的,反而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由于貼著巖壁突出出來,有點兒像是一顆稍微有些彎曲的大樹,這樣的石柱于肖承乾這個公子哥兒也許是沒什么希望,但于我這種從小在農村長大,掏鳥抓魚的‘皮蛋’還是有希望的。

    這樣想著,我把手電教給了肖承乾,對他說到:“你幫我照著,我爬上去。”

    “啊?你沒開玩笑。”肖承乾一愣。

    “你覺得我像是開玩笑嗎?”說話間,我隨便做了幾個熱身的運動,就朝著水潭走去。

    “得了,承一,你別開玩笑,你爬那柱子,大不了摔水里,我倒是不怕!怕的是你一下水,萬一遇見那玩意兒”肖承乾很是‘三八’的提醒著我。

    我頭也不會,從師祖開始就留下來的因果,就算是刀山火海我這做徒孫的也責無旁貸,師祖留下的鎖鏈,師父留下的影碟和這個洞穴的圖形,一切一切的仿佛都是在告訴我——這就是該做的,有些事兒就是大義。

    在肖承乾那絮絮叨叨的提醒還沒說完的時候,我就已經踩入了潭水之中,我以為這個水潭跟河溝一樣,多少是有個岸邊的,是傾斜的,漸漸變深,可事實嘲笑我是多么的沒經驗,一腳踩下去,整個人都跌落了進去。

    ‘噗通’一聲,一種刺骨般的冰涼就包圍了我,我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和x池的水差不多冷,甚至還要冷一些。

    由于沒有防備,這一下跌落進來,我感覺自己的身子就如同溺水的人一般,在無限的下沉,心中卻不知道怎么的,陡然就炸起一股來自靈魂的毛骨悚然的感覺。

    水不試不知深淺,這種沉淪我一點兒都沒有看見到底的希望,這個水潭是有多深?下面好像要寬廣的多,在一片黑暗和迷糊中,我咬緊牙關,拼命的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那危險的感覺。

    即使,我知道我的靈覺很多情況下,根本不會出錯!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