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歷史軍事小說 - 明朝好丈夫最新章節 - 正文 第三百章:來勢洶洶

明朝好丈夫 正文 第三百章:來勢洶洶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書名:明朝好丈夫類別:歷史軍事小說
    全文字無廣告第三百章:來勢洶洶

    馬文升授課雖然古板,可是引經據典,言辭優美,彝倫堂里,所有人鴉雀無聲,聽的如癡如醉。全文字無廣告

    一晃眼的功夫,一個時辰很快過去,馬文升的嘴角,升起了一絲冷笑,隨即他拋下手中的戒尺,慢悠悠的道:“諸位乃國之棟梁,今日雖是后生晚進,可是異日遲早是在這天子堂下,占據一席之地。”

    馬文升的手撐住了身前的案牘,古井無波的臉上,似笑非笑的繼續道:“所以諸位要好好用功,將來為朝廷效力,澤被蒼生。至于近日的許多流言,不要去聽,也不要去議論,身上大好的前程,和一些商賈們計較什么?”

    “開海禁……”馬文升臉上露出厭惡之色:“只要內閣還在,六部還在,海禁之策就斷不會廢除,一些人用心險惡,打著聚天下財富于大明的幌子,四處游說,上串下跳,可恥可憐,我大明的朝堂上有的是忠貞的義士,有的是耿直的臣子!圣人若存之于心,則祖法斷無廢黜之理,爾等謹記這句話,莫要被小人所誤。”

    說完了這些,馬文升似乎有些疲倦了,卷起了袖子,淡淡的道:“老夫有感而發,叨擾了……”

    這一句話很客氣,可是馬文升的臉色很不客氣,拂袖而去!

    留下這彝倫堂里一干監生面面相覷,一時還沒恍過神來。

    隨即,低聲的議論斷斷續續傳出,有人預感到,馬文升絕不是無的放矢,只是因為一些商賈流言,就惹得吏部尚書大人‘有感而發’,這簡直是荒謬,尚書大人之所以如此做,更像是放出一些風聲,警告這朝廷里的某些人,不要想上串下跳,走可恥可憐的事,更直截了當的警告,內閣和六部,都傾向海禁,誰要是不怕死,盡避放馬來試試。

    這明顯是挑釁哪,明著是向監生們喊話,其實卻是向某人發出挑釁。

    想玩?你還嫩著呢,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還不知道馬王爺有三只眼。

    馬文升在國子監的消息,立即傳了出去,一時間議論紛紛,到處都是議論此事,不少人已經察覺,馬文升這是警告了,而且后果很嚴重,因為他說的很明白,他的背后是六部,是內閣。全文字無廣告

    大家議論的焦點倒是不在馬文升的警告是什么意思,而是馬文升為什么要警告,若當真只是一群商賈在議論此事,身為吏部尚書,難道還會為了一群無關緊要的人發出如此嚴厲的詞句,甚至把內閣和六部都抬出來?

    這個人,一定十分可怕,或許已經讓整個朝廷感覺到了危險,以至于有了馬文升在國子監的一席話。

    越是分析下去,這里頭的意味就越是深長,因為能讓整個內閣、六部都緊張起來的人,世上還真不多,宮里的太監?他們還不夠格。錦衣衛,那更是差的遠了。有一個人,一個人可以讓內閣和吏部尚書緊張——皇上!

    事情明了了,有人翻出了一份前幾期的學而報,便恍然大悟,因為學而報里,確實有一篇文章,是關于開海禁的,文章倒是沒有直截了當的要開海禁,只是介紹了一些海禁若是打開,會得到的好處,只是這么一篇文章,讓有心人明白怎么回事了。

    學而報雖是報紙,可是千萬不要小看了學而報,因為學而報的背后,如今已經被人揭露與東宮和錦衣衛有揪扯不清的關系。而學而報在這個風口浪尖刊載這篇文章,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這一篇文章,是東宮和錦衣衛默許的。

    更有趣的是,學而報出來之后,為了防止學而報出現一些誹謗朝議和褻瀆宮室的文章,所以宮里特意建了一個報局,這報局不同于內宮二十四衙門,獨立于內宮之外,除了校閱文章之外,還負責給當今皇上呈送報紙。

    開海禁可是祖制,是國策,本來嘛,是不允許討論的,可是偏偏學而報堂而皇之的刊載出來,不但刊載了,而且報局那邊,似乎一點兒動作都沒有,無動于衷。

    那么事情就明朗了,這件事宮里并沒有反對,甚至皇上甚至可能采取了默許的態度。

    皇上的態度,自然引來整個朝廷的不安,可是皇帝就是皇帝,皇帝的曖昧態度,你還能反對不成,所以才有了這一樁指桑罵槐的事,內閣、六部,甚至整個朝廷將馬文升推出來,明著是告訴監生要好好讀書,其實是警告那些商賈,不要自誤。只是在這句警告的背后還有一個警告,第一個暗示是警告商賈仔細自己的腦袋,第二個暗示卻是告訴宮里,皇上你不要胡來,從內閣到六部再到各衙門,大家都做好了準備,別想著再重蹈十年前的覆轍。

    這才是真相,馬文升所做的,無非是敲山震虎而已,只是給皇上打下預防針。當然,皇上是天子,大家是臣子,君君臣臣的條條框框大家還是要遵守的,這樣的警告至少相當程度是給那些商賈,對皇上,只不過是一個暗示罷了!

    馬文升從國子監回去,隨即便上了奏書,說自己年紀老邁,近來舊疾發作,請朝廷準假,告養幾日。

    原以為這奏書遞進宮里去,皇上會極力挽留,甚至有人在想,若是皇上挽留,就等于是宮中示弱,到了那時,這所謂的海禁的爭議只怕很快就能消弭干凈。

    可是事情卻出人預料的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宮中居然準了,奏書里還有皇上親自批寫的朱語,大意是說,馬愛卿既然染疾,朕不敢挽留,準予病假,賜予人參、鹿茸等物,望馬愛卿好生調養,待身體康健之后,再為朝廷效力。

    看客們呆住了,皇上這玩的是哪一出啊,傻子都知道,馬文升這是一種姿態,皇上會不清楚?可是現在準了假,這意味著什么?

    馬文升二話不說,直接在家‘養病’了。

    只是事情才剛剛開始,馬文升只是個前奏,其實堂堂吏部尚書之尊,來做這馬前卒,就足見朝中大佬們對這件事的重視。緊接著,六部尚書、侍郎紛紛告假,理由都是一樣,病了!爆里的態度明顯發生了轉變,這一次不再痛快的答應,六部是朝廷的骨干,若是這些人都罷了工,皇上便是有三頭六臂,只怕也得歇菜。宮里把所有的旨意都留中了,所謂留中,就是說皇上對這些病假條兒并沒有批準也沒有反對,沒批準,你還得乖乖的來衙門上工,沒反對,就是說皇上似乎也沒有太多挽留的意思。

    這一下真的捅了馬蜂窩,皇上怎么可以這樣,這不是逗人玩嗎?

    而且經過這一次試探,朝野上下已經確認,皇上是當真站在了開海那一邊,態度已經十分明朗。

    內閣值房里,出奇的安靜,此時正是七月二十,夏日炎炎,不過轉眼就要入秋了,值房外的林木枝葉已經可以見黃,進出的書吏都是躡手躡腳,似乎生怕觸怒了值房里的幾位大學士,而值房的大門也出人意料的禁閉,這是很少出現的狀況,除非幾位閣老有密事要商量。

    昏暗的值房里,點起了一盞燈籠。

    劉健一直不發一言,沉默著坐在椅上,手肘靠著身側的茶幾,手指頭輕輕摳著茶幾的漆面。

    李東陽借故在看奏書,只是一向穩重的李東陽,此時似乎也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試探的主意是他出的,人選也是他選好的,甚至連國子監放話也是他出的主意。讓馬文升來說這些話再恰當不過,一方面,馬文升是內閣之外最緊要的人物之一,是朝廷的核心大臣,這個人出來說的話,誰也不敢輕視。

    另一方面,也可以借著馬文升探聽一下皇上的心思,學而報的文章,到底根本就是皇上主使,是下頭人揣摩上意,又或者只是有人無心發出的文章,報局那邊在審核的過程中產生了疏忽,這些可能性,只要試探一下就能明白。

    可是現在已經很明朗了,這學而報的文章分明就是皇上主使,甚至文章本就是皇上親自書就的,皇上在這件事態度十分堅決,一點兒沒有商討的余地,從馬文升告假被批準的時刻,皇上所表現出來的態度來看,宮里這一次明顯是有備而來,看上去似乎一點兒動靜都沒有,其實是來勢洶洶,兇險到了極點。

    李東陽不由輕嘆了口氣,皇上別看對大臣一向優渥,可是一旦決定了某件事,有時候脾氣倔的連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看這架勢,宮里頭是鐵了心了。

    而謝遷則顯得很憤怒,似乎剛剛與人發生爭吵一般,拳頭攥著緊緊的,充滿了血絲的眼睛格外猙獰,不過這時候,又似乎停止了爭吵,呼哧呼哧的喘氣。

    就這樣的沉默,誰也沒有發出聲音。

    ……………………………………………………………………………………………………

    第三章送到,同學們可以加老虎微博的一個關注,大家相互關注一下。

    [email protected]#

    (全文字電子書免費下載)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