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仙途遺禍最新章節 - 1857 短板

仙途遺禍 1857 短板

作者:小小沙丁魚書名:仙途遺禍類別:玄幻小說
    沈櫻始終沒意識到自己要卑下一些。

    這時候,在其他人都是一頭霧水的情況下,也是她先站了出來,提出了疑問,“這位真人,請問,大陣到底是出了怎樣的問題?”

    蘇傾并沒有覺得她冒犯,但也沒有立刻回答。

    以她現在的身份,言論足以在整個浮夢大陸造成恐慌。她不想那么做。這個“世界”也遠沒有到特別緊急的地步。

    所以需要慎重。

    更何況,她其實也沒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沉吟了片刻,蘇傾反問道,“八十一城區的大陣,起的作用是什么?”

    沈櫻明顯迷茫了下——她不知道,她的反應看在幾個“明白人”眼里,能想到什么。

    然后沈櫻道,“為了鎮壓災厄之源!

    “災厄之源是什么?”

    沈櫻瞪大了眼,無從回答。

    當然,她不會想到,蘇傾也壓根兒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罷了,這么問,若是災厄之源鎮壓不住了,會發生什么?”

    沈櫻打了個冷噤。

    “……無窮無盡的‘災獸’?更強大的‘災獸’?”

    好吧,她同樣并不確認這個答案。

    蘇傾又問道,“眾所周知,紫氣對‘災獸’的克制最強,是因為什么?”

    “因為大陣是紫霞門布置的,紫氣和大陣同出一源,是用來鎮封的力量呢!

    “那么想要學習紫氣,首重心性。靈谷也要心性純粹之人才能養得好。你覺得這意味著什么?”

    這個……

    沈櫻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

    這時候,另一個聲音加入。正是從法寶和劍招上能夠認出身份的修士宮長生,“堅定與純粹,且需是守護或者善意之類的情緒,能為封印提供力量!

    “說得有理。那么,鑒定與純粹,卻是破壞與惡意之類的情緒,會造成什么影響呢?”蘇傾反問。

    秋霽想,如果正面情緒加強封印的能力,和負面情緒破壞封印的能力是對等的,那么這封印別說持續萬年了,能持續一年都了不起。

    畢竟人性自私,守護和善意才是少見的。

    修仙界里,有這種心性的人更少。

    但是,這浮夢大陸顯然沒有那么復雜,或者說險惡。沒人想到秋霽這一層。卻也是紛紛私語起來。

    顯然是覺得,是持續了許久之后才漸漸開始失衡。

    “所以這座大陣,鎮壓時需要以城區為核心,若是出了問題,也必然會從城區開始!碧K傾道。

    “不過,倒也不用擔心。如今也不過是出了一些小紕漏而已。距離‘大破綻’還有一段距離。而紫霞門多年來,一直都在完善心性修煉,普及紫氣的法門,如今已有了曙光。想來還能來得及應對!

    蘇傾的言語平淡,但反而顯得異常篤定,特別可信——她用上了些許“口含天憲”之法,算是完美解釋了目前的情況。

    為什么會有和“災獸”完全不同的“稻草人”呢?

    “災獸”是封印出現了漏洞,或者說封印主動釋放壓力。

    “稻草人”是完好的封印出現了問題。

    合情合理。

    而紫霞門早有預料,所以有解決之法。

    這時候,數道劍光姍姍來遲的劃破夜空到來。蘇傾眼神微動——其中為首的,正是跟著他們一起進入此處的林驚珩。

    林驚珩看到蘇傾,眼神明顯出現了波動。

    但那絕對不是看到相熟大儒的表情。

    “……這是,紫霞門真人?”林驚珩對著蘇傾行了一禮。

    蘇傾點頭,“我姓蘇!

    一邊說,一邊扔了一顆留影石過去,“學來的好習慣,萬事留證。也讓你們能直觀的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我還要去查看其他地方的封印,就不久留了!碧K傾說完這些,就直接飛走。

    完全沒有留下來寒暄的意思。

    只是在她臨走之前,向烏溯留了個命令——用儒修的方式!耙宰羁斓乃俣,將林驚珩逐出此地王室。如果洪嵚也在,照章辦理!

    烏溯:。。???

    被這最后的命令震驚得差點沒回過神。

    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林驚珩用理所當然的道,“所有人都不要離開,先留下記錄再走!

    這一句話,加上周圍修士并不意外的反應,立刻就讓烏溯明白過來。

    他們之前打聽的消息有一定誤差。

    此處的“王室”的地位,只怕已經比得上明國官方,全不是修仙界那種苦逼皇室可以相提并論的。

    或者,這也正是林驚珩和洪嵚會出現在王室之中的原因。

    這是一種……他們習慣了的身份。

    重新得到自由以后,烏溯就將蘇傾的“任務”轉告給了另外兩人,卻不只是為了求助。而是……

    “我個人建議,你們也聽一聽蘇大儒的建議!

    求官?秋霽覺得身上一寒。

    深入凡人社會?桓綜茗覺得小命出現危機。

    “別忘了,蘇大儒公開說了,我們有‘自行領悟紫氣的能力’,你當她這話是為了讓我們更好求官么?秋霽你自己也疑惑吧,你明明是紫霞門弟子卻弄成這樣。應該說我們都有底子,但短板也是真的短!

    頓了頓,烏溯繼續勸服,“我從科舉的時候就定了志向,沒做過一天的‘父母官’。秋霽你應該也從來沒有治理修士和凡人的經驗!

    “我幫過門派庶務,而且,蘇羽卿他們也一樣沒這經驗好吧?”

    “首先,所謂的門派庶務,只不過是照章辦事吧?有多少出于‘治理’的目標?至于其他人,他們又不是‘青帝’資質——拜托,沒有子民的家伙稱什么‘帝’!”

    秋霽無言以對。

    “然后桓綜茗,我記得林水馨說過,你的特殊能力,情報越多,越是接近真相,你揭露真相的時候,要付出的代價就越低!

    桓綜茗點頭。

    他其實已經有點明白蘇傾為什么那么說了。

    “這個世界的根基是凡人。按照林水馨的說法,凡人才是租客,修士只是護衛?赡銓@個世界的大局大勢做判定的時候,對凡人的了解到底多少?”

    桓綜茗也無言以對。

    他出身雖然不高,卻也是北海仙坊桓氏修仙家族扶持的后輩子弟之一。

    在五色試煉之前就是了。

    從小,看凡人的目光就是高高在上的。

    “所以……”秋霽沉吟著問,“你的任務,需要幫忙嗎?”

    “當然需要!睘跛輫@口氣。

    這屬于官場傾軋的部分了貌似。要他擅長這個,去教什么書!

    &

    另一邊,不知道王城發生了什么,正準備要自己改進功法的水馨,說是在準備作死,事實上,這兩天卻一直都改形換貌,在聚氣坊中游走。

    有時候,選蚌茶館就是一坐小半天。

    反而是小白,跑去了觀察各組“考生”培育靈谷的情況。

    水馨很快就確認了之前隱約的感想。

    為什么她會覺得違和?

    因為在這里,居民們“普遍向善”,相當的安居樂業。對那些“考生”和紫霞門,全都充滿了信任。連八卦也很少傳——或者也和“茶余飯后話題少”有關。玉望很低,情感波動不強烈。

    簡直是儒修某些流派鼓吹的“大治之世”。

    可在水馨眼中,這完全不符合人性!

    人心不足,人性本貪。

    人類就不該是那種滿足現狀的生物。

    倉稟足而知禮節,或者飽暖思***,不過是一個說得好聽一個說得不好聽,反應的是同樣的人性。

    沒有強烈的愛恨糾葛,連雞毛蒜皮的糾紛都少見。大家全都知足常樂。

    這真是人類社會?

    所以,要水馨說,這個地方,和定海城夢域,真的是個“對照組”。

    定海城夢域那兒,是因為吸魂蠱等一系列的**,導致夢域擴大了定海城居民“惡”的一面。

    以至于夢域之中背景板一般的民眾,也習慣了叢林法則。全按照這個邏輯行動。

    而在這里,則是被擴大了“善”的一面。將人性的“惡”都給壓了下去。

    水馨找了兩天,愣是沒有在聚氣坊里找到一個“惡人”,連那種四處懟人導致人緣很差的都沒有。

    此外,整個聚氣坊雖然有很多夫妻,但至少在此刻,沒有新婚夫妻,沒有孕婦。在水馨的感知范圍內,夜晚沒有任何一對夫妻行夫妻之實。

    老年人的數量也有,但并沒有任何病入膏肓的老人。

    在一個數萬常住人口的城鎮,這種事簡直不可思議。

    人物越是細節真實,這些違和感就越是突兀。

    就好像是,整個社會靜止在了一個最好的時間段。

    但不管再是違和,得承認這樣的地方看起來相當美好。以至于水馨至今都沒有行動。

    這一天,云曦順著水馨沒有遮掩的氣息找到她的時候,水馨甚至難得的像一個不熟悉的人征求了意見,“你說,我殺掉一個人怎么樣?”

    云曦嚇了一大跳。

    “什么?”

    “你也看到‘徐復’的情況了,聚氣坊這些人,也不是真實的人!

    “……但會讓你用‘殺掉’這個詞,就很真實了!”

    “被災獸所傷不能治愈的人,或者轉化為‘災獸’的人,都不會留下尸體,會和‘災獸’一樣消散。但是,‘正常死亡’呢?”

    “被你殺掉也算正常死亡?”

    “我又不會傳染什么東西!

    “你想看看他們的具體構造?”云曦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想法,“從目前來看,正常受傷的修士,表現和正常人完全相同!

    水馨早知道這個了。

    徐復和他的朋友,之前就都有受傷。

    “如果你一定要殺掉一個,我推薦考生里面的‘常東’!痹脐睾鋈坏。

    水馨驚詫的看著他。

    “這是這些考生里,對靈谷研究最深的人,他已經變異出靈谷了!痹脐氐,“然后我覺得他是彩云城里面的‘司農常謙’!

    “官員?不是修士?”

    “常謙的話,不是修士!

    水馨有些驚詫的看著云曦,“為什么你會認識這么個人?”

    “常謙的話,是我凡世弟弟的外孫!痹脐氐,“我還是會回家的。他是一個不愿趨附仙門,想要做實事的官員……這么說,他有個出身爭鋒書院的至交好友!

    水馨懂了——是一個受到了儒門思想影響的家伙。

    “你不怕我真殺了他?”

    “那不是他!痹脐乜隙ǖ牡。

    覺得他是,但又肯定的說不是。

    這個紫霞門的弟子,也是有些神奇。

    水馨還記得這個叫做常東的“考生”,他考試的時候,是以“浮夢”為題的,屬于那種情真意切但寫出什么有用之物來的家伙。

    但如果他已經培育出靈谷,殺掉他,必然會在考生之中造成地震。

    水馨都要覺得云曦比較大膽了——明明之前說要把人全部帶上山的。要是直接造成考生中的混亂,損失一批,真的沒問題?

    但她還是聽從建議,去看了那個叫做“常東”的家伙。

    果然,他這一組劃定的范圍內,凡谷已經有一部分轉變成了靈谷。組中的修士,已經用陣法將這片靈谷給圍了起來。

    不過,大抵是擔心自己給靈谷造成不好的影響,除了常東,只有另外一個修士和他一起守在那片靈谷地的外面。

    水馨這一次是以“林誠歡”的面貌,坐在小白的身上,直接從空中落地的。

    打量了那些靈谷幾眼,就對連忙站起來迎接的常東兩人道,“你們這組,是第一批將凡谷變異的!

    另一個修士露出矜持但又有些驕傲的笑臉。

    常東卻是沒什么表情。

    “這些靈谷,還沒有徹底轉變吧?”水馨有些明白云曦為什么會給出那個建議了,“這些靈谷,和我之前見過的有些不一樣!

    稻穗竟然隱隱是紫色的。

    “靈谷本來就與培育者有關,不會千篇一律!背|終于搭話了。很是不卑不亢。

    他的相貌尋常,卻有著和儒生類似的氣質。

    放在這兒,頗為特殊。

    “那么,在你培育它們的時候,是希望它能有什么功效?”

    “在下所希望的靈谷,不僅能飽口腹之欲,還能讓那些沒有修煉資質的人,也能修煉,掌握自己的人生!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