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醫流狂兵最新章節 - 第六十二章 特殊服務

醫流狂兵 第六十二章 特殊服務

作者:官場痞子書名:醫流狂兵類別:玄幻小說
    在沈曼麗的指引下,兩人開著車子來到了一家檔次非常不錯的法式餐廳。

    餐廳位于鬧中取靜的人民路,法式梧桐的點綴讓餐廳更顯典雅,也更富有異國情調;餐廳里每一個角落都是經過精心布置的,踏入餐廳,燈光是淺藍色,餐具是藍的,桌椅是藍的,讓人恍惚之間有到了愛琴海邊的錯覺,唯美浪漫的裝修風格,處處洋溢著地中海風情,應該算是情侶約會的不二之選。

    當然,一看這里的消費就不會低,一般情侶恐怕也消費不起這種地方。

    兩人進入餐廳后,在服務員的帶領下,選了一個靠角落的位置坐下,服務員遞上菜單交給沈曼麗,沈曼麗看了兩眼后快速報了菜名,“一份香煎鵝肝、一份玫瑰三文魚伴魚子醬、一份凱撒沙拉。”報完后將菜單遞給林濤。

    林濤怯場的接過菜單,看了一眼,全是些莫名其妙的菜式,暗襯,“為什么沒有爆炒肥腸、小炒肉、火鍋肉、魚香肉絲、辣子雞……”

    林濤眼睛盯著菜單,心里不停的碎碎念。

    “你倒是快點菜啊!”

    見林濤盯著菜單發愣,沈曼麗似乎故意要看到林濤窘迫的樣子,臉上帶著戲虐笑意的催促道。

    “咳咳……”

    林濤尷尬的咳嗽一聲,把菜單遞還給服務員,說:“把她剛才點的給我也來一份。”

    女服務員接回菜單,憋著笑點頭,緊接著問:“先生需要喝什么樣的酒?”

    “嗯……啤酒吧!”

    噗嗤!

    女服務員聽到林濤說啤酒,一下子沒忍住笑出了聲,隨即紅著臉悻悻的忙把臉扭開,肩膀一聳一聳的憋著笑。

    “怎么,沒有啤酒嗎?”林濤撓撓頭,尷尬的問道。

    女服務員憋紅了臉,道:“抱歉啊先生,我們這里沒有啤酒。”

    沈曼麗沒好氣的白了林濤一眼,說:“別丟人現眼了。”然后看向女服務員,冷聲道:“一瓶93年的柏圖斯紅酒。”

    “好的,小姐!”女服務員微笑的答應一聲,離開前有意無意的看了林濤一眼。

    林濤心里別提多郁悶,幽怨的看了沈曼麗一眼。

    沈曼麗端起檸檬水喝了一口,似笑非笑的看著林濤,美眸閃爍的道:“你跟我點一樣的菜,待會兒有你哭的。”

    “什么意思?”林濤疑惑的問道。

    沈曼麗挑眉白了林濤一眼,“待會兒上菜你就清楚了。”

    說完,悶著頭玩手機,不再理會林濤。

    十幾分鐘后,等菜端上來了,林濤才明白沈曼麗剛才話里的意思,他望著只有一根手指大小的鵝肝,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這特么是喂貓的么?”林濤心里一陣腹誹。

    “這就是香煎鵝肝?”林濤表情訕訕的問沈曼麗。

    沈曼麗就知道林濤肯定會是這副表情,忍俊不禁的點頭,道:“是啊,很好吃的,快嘗嘗吧。”

    “為什么只有一塊?”林濤很郁悶。

    沈曼麗動作優雅的吃了起來,邊吃邊說:“你想要多少?”

    “難道不該來一盤嗎?這哪吃的飽啊!”

    聽林濤這么說,沈曼麗就懶得再理他了。

    接下來的三文魚伴魚子醬更是把林濤給吃哭了,簡直是又少又難吃。

    這頓飯吃的林濤跟沒吃差不多,看沈曼麗倒是挺滿意的樣子,真是難以理解這些女人的口味和食量。

    等到吃完飯結賬的時候林濤是真哭了,“你說多少錢來著?”

    女服務員面帶職業性微笑,重新報了一次價錢,“您好先生,您總共消費了兩萬九千五百六十八元。”

    “就我們剛才吃的那點東西要小三萬?”林濤震驚了。

    女服務員耐心的解釋說:“這位女士剛才點的葡萄酒是世界名酒,一瓶差不多兩萬八。”

    “……”

    乖乖呀,林濤這會兒心里正滴著血,剛才他把紅酒當水給喝了,早知道剛才的紅酒貴的出奇,他應該慢慢品嘗才對。

    就跟豬八戒吃人參果一般,吃完了才知道它的珍貴,想再細細品嘗已經沒有了。

    “哪那么多事?”

    沈曼麗見林濤不停的問東問西,不耐煩的從包里取出銀行卡,遞向女服務員,道:“刷我的卡!”

    “不行!”

    林濤見了趕緊將沈曼麗的銀行卡從女服務員手中奪過去,拿出他自己的卡,道:“刷這張!”然后有對沈曼麗說:“男子漢大丈夫,說了我請就是我請。”

    這句話說出來倒是挺瀟灑,誰心疼誰知道!

    林濤原本有一百萬資產,其中五十萬是老烏給林濤的報酬,另外五十萬是跟狼幫的狼狗打賭贏來的。

    這一百萬拿出了五十萬給了秦曉婷作為以后的創業基金,剩下五十萬拿出了二十萬給上次在流金歲月會所被打傷的十幾個保安給分了,前幾天拿了兩萬給樊小軍,今天去醫院看望樊小軍的父親又拿出一萬,滿打滿算,林濤身上只剩下二十多萬。

    晚上這一頓飯就花了他差不多三萬塊,他能不心疼么!

    走出餐廳,沈曼麗見林濤低頭不語,便譏笑道:“怎么不說話,心疼錢了?”

    “沒有!”林濤笑了起來,打趣道:“只是在考慮該多賺些錢了,否則以我身上的那點錢,不夠請你吃幾頓飯的。”

    沈曼麗輕輕吁了口氣,看著林濤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拜金?”

    “還好吧,畢竟像你這么漂亮的女人,如果品位和檔次太低也說不過去。”

    沈曼麗聽了就癡癡的笑了起來,道:“我也是從貧困生活中過來的,路邊攤其實我也不嫌棄,如果哪一天,我愿意和一個男人坐在路邊上吃著小吃,說明那個男人就是我的真愛。”

    林濤接話茬笑道:“也不知道我有沒有那個榮幸。”

    “你?”

    沈曼麗走到車邊停了下來,瞥了林濤一眼,搖頭道:“如果有一天我和老烏離婚了也不會考慮你!”

    “為什么不考慮我?”林濤苦笑起來。

    沈曼麗一臉嫌棄的打量林濤兩眼,說:“你一個毛頭小屁孩,穿衣服沒品位,人還不老實,我為什么要選你?再說了,你跟著老烏混,遲早會被他帶壞,我可不想剛爬出一個火坑,再掉進另一個糞坑里。”

    “靠!”林濤見沈曼麗把自己比喻成糞坑,眼皮子往上一翻,氣的直跳腳,憤憤不平的道:“你罵誰糞坑呢?”

    “罵你怎么著?”沈曼麗美眸一瞪,迎著林濤的目光,嬌俏中帶著嫵媚絲毫感覺不到她很兇的樣子。

    “三萬塊啊!”林濤一下子泄了氣,欲哭無淚的道:“花了三萬塊,就換來糞坑這么個稱呼,沈曼麗,你欺人太甚啊!”

    “誰讓你直呼我姓名的?叫姑奶奶!”沈曼麗得意的揚起了俏臉。

    林濤看著沈曼麗嫵媚又得意的俏模樣,心里癢癢的,邪惡的想,“還叫姑奶奶呢。沈曼麗啊沈曼麗,你給我等著,哪天如果被我給按倒了,看大爺在床上怎么收拾你,分分鐘讓你死去活來的叫爸爸!”

    想到興奮時,林濤情不自禁的露出了邪惡的笑意。

    沈曼麗把林濤的猥瑣表情看在眼里,知道他肯定沒想好事,便瞪著美眸皺眉道:“你在想什么?”

    “啊?”林濤回過神,心虛的笑道:“沒……沒什么,今天天氣真好啊,嘿嘿,那啥,大嫂,我送你回去吧!”

    沈曼麗沒好氣的白了林濤一眼,冷笑道:“天氣好個屁,都天黑了,少給我裝蒜。”頓了頓,她拉開車門,說:“我今天不回去了,送我去學校。”

    “回學校?”林濤詫異的道:“回學校你住哪啊?”

    沈曼麗道:“學校給我們老師分配的有教職工宿舍,我住那邊。”

    “真和烏老大鬧僵了?”

    沈曼麗沒急著上車,饒有興致的問道:“你這么關心我跟他的事情做什么?”

    “好吧,就當我沒問。”

    沈曼麗道:“別人家的事情你少管,一個大男人這么八卦!”說完,直接坐進了副駕駛位置。

    兩人都上車后,誰也沒有再說話,都很默契的選擇了沉默,畢竟車上有監聽器,兩人的談話都會被老烏給聽見。

    十幾分鐘后,車子開到了藝術學院大門口,沈曼麗看了林濤一眼,然后推開車門走了出去。

    林濤趕緊將車子熄火,追了上去,道:“大嫂,在學校住幾天意思意思得了,別跟烏老大鬧的太僵,對你沒好處。”

    “不用你管,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今天晚上咱們在一起待了這么長時間,老烏一定會知道的!”沈曼麗戲虐的朝林濤笑了笑,然后踩著高跟鞋,如同一只高傲的白天鵝一般,踏進了學校大門。

    林濤還真是有犯難,該如何跟老烏解釋才不會被他懷疑。

    回到紅星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林濤原本打算找張梅談談她和樊小軍的事情,不過在大堂沒找到張梅人,問了前臺的女孩才知道今天晚上不該張梅值班,已經下班了,暫時也就只能作罷。

    回到辦公室,林濤先進浴室沖了個熱水澡,換上了清涼的短袖短褲,然后把休息室里面的空調打開,剛準備躺上床時,床頭柜上放著的手機滴的一聲響了起來。

    見是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林濤好奇的點開,上面的內容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短信內容是這么寫的,“先生,請問您需要特殊服務嗎?”

    ……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