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醫流狂兵最新章節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情況不對勁兒

醫流狂兵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情況不對勁兒

作者:官場痞子書名:醫流狂兵類別:玄幻小說
    為首的漢子和同伴對視一眼,今天真是邪了門了。

    這都什么事啊,這女的精神沒有問題吧?

    為首的漢子沉吟了一陣,點了點頭,說:“行,那你們就補妝吧。”

    他對著同伴一點頭,眾人一窩蜂的擁了出去,在門口等待著林濤他們。

    他們把守住了門口和帳篷的四周,不讓林濤他們有機會趁著這個空檔逃走。

    走出去了以后,他的同伴紛紛困惑不解,一個個看著自己的老大。

    “老大,你怎么答應他們了,這有點邪門啊?”

    為首的漢子橫了一眼身邊的同伴,道:“有什么邪門的?”

    他的同伴猶豫了一下,道:“老大,這女的明知道我們要殺她們了,竟然一點都不害怕,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狀況啊?”

    說實在的,這也是這名為首的漢子最擔憂的問題。

    他的屬下都看出了問題所在,他怎么能夠看不出來呢。

    他沉吟了一下,道:“你們先看著他們,我先去稟告公子他們。”

    那幾名屬下答應了一聲后,為首的漢子便大步流星的走開了。

    片刻功夫以后,他便找到了在一旁監督眾人的阿倫。

    他雖然是那幾名屬下的老大,但阿倫是公子的忠實侍從,是他們所有人的領隊。

    他們有任何狀況,都必須要先稟告阿倫,然后阿倫才能向陸右七稟告,中間不能越級上報。

    這名漢子看見了阿倫,就立即趕了上來,拱拱手,說:“頭兒,剛剛發現了一點狀況,不知道該怎么說。”

    阿倫看了他一眼,轉過身來,道:“什么狀況?”

    這名漢子遲疑了一下,道:“是關于那個叫龍雨柔的丫頭,她說要補妝先……呃,要先補個妝。”

    “補妝?”阿倫聽到這個字眼,同樣眉頭擰在了一起,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生硬的重復了一句。

    漢子點了點頭,說:“是,她說要補個妝,而且表現的非常平淡和輕松,看上去總覺得有哪里不對。”

    具體是哪里不對,這名漢子也是說不上來。

    畢竟這種情況十分罕見,他活了這么大,也特么的沒有遇見過,知道自己要被處死了,還這么灑脫自然的人。

    阿倫不由得低下頭,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莫非……這個叫龍雨柔的女人,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比如說勾引一下公子?

    興許,公子一看到龍雨柔的美貌,頓時就起了憐香惜玉的心情,把她給放了?

    阿倫想到這里,內心搖了搖頭,不由得嘆了口氣。

    這個丫頭這么做也是白費力氣啊。

    公子的心中只有少夫人一個人,少夫人傾國傾城,任何一個女人都沒有辦法比下去。

    這么做完全就是枉費心機啊。

    阿倫忽然抬起頭,看了一眼那個漢子,那個漢子正在等待著阿倫給他答復。

    阿倫嘆息了一聲,說:“就任由她化妝吧,反正也是臨死前的一個心愿。”

    那名漢子答應了一聲,調頭向后面走遠了。

    “等等。”那名漢子走出了幾步,阿倫忽然又叫了一聲。

    那名漢子頓住腳步,回頭瞅著阿倫,阿倫道:“注意,別耽誤太長的時間,公子這邊會等的不耐煩的。”

    “知道了,知道了,”這名漢子連連答應兩聲,向外面大步走了出去。

    回到關押林濤等人的帳篷,漢子朝著帳篷里面偷偷的看了一眼。

    但是里面的光線太暗,他一時什么都沒有看見。

    “你們快出來吧,時候差不多了,要不要我進去請你們出來?”他語帶威脅的說,語氣中頗有一些不耐煩了。

    “就來了,就來了。”帳篷里面傳出來了龍雨柔的聲音。

    龍雨柔一身濃妝艷抹,雖然化妝的技術不怎么樣,但是本身底子就不錯,仍然顯得嫵媚動人。

    這名漢子和幾名下屬,看到了龍雨柔的美麗妝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一個個都看了直眼。

    龍雨柔嫣然一笑,掩著嘴說:“幾位公子,都看的直眼了,看的妾身不好意思的啊。”

    那名漢子意識到了自己的時態,“咳咳”兩下,清了清嗓子。

    “走吧。”漢子咕噥了一聲,揮了揮手,幾名屬下立刻擁了上來。

    眾人左右看押著龍雨柔和大司命,緩緩的走向了營地的中央。

    而其他的祭司族的族人,也都一個一個的被繩子串上了,帶到了營地的中央。

    他們被帶過來,是為了觀看龍雨柔和大司命行刑的。

    不過,在場的人除了林濤以外,卻沒有人知道,真正的龍雨柔和大司命混在了人群之中。

    而現在的龍雨柔和大司命,卻是兩個冒牌貨。

    營地的中央,早就已經搭建起來了一個簡陋的平臺。

    平臺不大,只有兩三米左右的寬度,平臺上面有兩個高高的架子。

    架子的上面,掛著一根手腕粗的繩子,這繩子不用多說,是用來吊死龍雨柔和大司命的。

    行刑臺的旁邊,已經站著一群人了。

    這些人當中,有幾十個是陸右七的屬下,還有幾十個是祭司族的族人,他們全都被迫觀看行刑。

    站在人群最前頭的,是陸右七阿倫和龍霓凰。

    龍霓凰微微低垂著頭,不敢正視祭司族的族人,她現在在其他人的眼里,是一個徹底的叛徒。

    不過,這種情況持續不了多長時間了。

    龍霓凰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心里面已經有了一個預演。

    等一下,陸右七和他的下屬就會殺掉龍雨柔和大司命。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在這之后,又會陸續殺掉祭司族的所有族人。

    祭司族的族人全部都被殺以后,她就將成為祭司族唯一的一個獨苗。

    然后,在過了不久,西部蠻荒世界各地的領主帶領援軍將會趕到這里。

    在各位領主的援助下,龍霓凰會殺掉這些入侵者,并且將一切臟水都潑在這些人的身上。

    是這些人殺了龍雨柔和大司命,殺掉了祭司族的族人。

    到了那個時候,她龍霓凰就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祭司族的大司命。

    在她的帶領下,祭司族將重新振興,迎來一個嶄新的黃金時代。

    而她的名字,也將永遠的記錄在祭司族的歷史上,永遠不可被磨滅。

    “霓凰,霓凰!”

    龍霓凰聽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不由得回過神來,看了看旁邊的青年。

    “陸大哥,”龍霓凰盈盈一笑,笑容十分的動人,道:“什么事啊?”

    陸右七指了指行刑臺上,道:“要開始了。”

    龍霓凰本來是挺害怕這種場面的,畢竟上面行刑的人是她的師妹和老師。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兩個人某種意義上還是她親手送上行刑臺的。

    她的心里實在有一點愧疚。

    但是一想到了祭司族的未來,西部蠻荒世界的未來,龍霓凰的野心就讓一切愧疚都煙消云散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行刑臺上。

    龍雨柔和大司命兩個人被押上了行刑臺。

    大司命一改往日的常態,并不那么的老態龍鐘,行動不便了,反而上躥下跳的,像個猴子一樣。

    至于龍雨柔,表現的就更加的夸張了。

    龍雨柔上了行刑臺以后,碰碰柱子,摸摸繩子,完全是第一次見到這些東西一樣。

    她拽了拽繩子,問旁邊的陸右七屬下,道:“兄弟啊,你這個繩子結實不結實啊?”

    那名屬下被問的一愣,不由得看了看不遠處的陸右七。

    陸右七皺了皺眉頭,心里暗說:“這丫頭到底在搞什么,不知道這繩子用來干嘛的么?”

    那名屬下看了看龍雨柔,問道:“你不知道這繩子是用來干嘛的么?”

    龍雨柔瞪著大眼睛,看了看那名屬下,點了點頭,嫣然道:“知道呀,不是用來吊死我的么?”

    那名屬下有點崩潰了。

    龍雨柔繼續問道:“所以我得問問嘛,這繩子結實不結實,因為我這個人比較重,萬一等下把繩子墜折了,可就麻煩了。”

    那名屬下繼續崩潰中,看了看阿倫和其他人的臉色,突然臉上一沉,冷冷的道:

    “少特么的廢話了,趕緊的,準備上路了。”

    “好。”龍雨柔簡短的答應了一聲。

    那名屬下不由得又是一愣。

    特么的,答應的這么爽快。

    這劇本有點不太對勁兒啊。

    你不是應該說點什么大義凜然的話嗎?起碼也不能這么答應啊。

    你這讓我怎么接后面的話啊?

    這名屬下最終選擇不接下面的話了,他直接走到龍雨柔的面前,把繩子系在了她的脖子上。

    龍雨柔的腦袋套進了繩子了,眨了眨眼睛,看著臺下的陸右七和龍霓凰。

    龍雨柔看了龍霓凰一眼,忽然道:“師姐啊,我可要上路了啊。”

    龍霓凰的臉上一下變了眼色,什么話都沒有說。

    她的師妹又道:“師姐啊,你沒有什么話要送給我嗎,我好傷心啊。”

    龍霓凰好崩潰啊,怎么今天師妹這個樣子,不停的跟她說話啊。

    是要讓她心里愧疚和崩潰的節奏嗎?

    其實,不僅僅是龍霓凰,就連在場的所有祭司族的族人,都感覺到了龍雨柔和大司命的情況,好像有點不大對勁兒……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