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超品農民最新章節 - 第385章 繕極老翁接單

超品農民 第385章 繕極老翁接單

作者:菜農種菜書名:超品農民類別:玄幻小說
    送陳若蘭離開了后,王倫用容器裝了靈水,找人去噴灌山上的果樹幼苗去了。

    老媽的話是有道理,他也不是膽子小的人,但最近和陳若蘭見面,總是找不到表白的那種氛圍。

    兩人一見面,談的首先就是村里建設上的事了,工作上兩人是配合越來越默契,彼此的距離其實已經很近了。

    所以,他想的水到渠成,并不是可能真的需要很長的時間,興許某個時間段發生的某件事,就能讓兩人捅破最后那層窗戶紙。

    王倫用完了靈水,到家后繼續對著橙色結晶修煉。

    而他正面臨的最大敵人玉鐘王,早就將一張寫滿字的紙條,綁在了一只鴿子的腿上,讓鴿子送信去了。

    這鴿子比普通鴿子要大一點,最明顯的區別是,這鴿子的一雙眼睛有著比普通人還強的氣勢釋放出來。

    看著像天方夜譚,但這鴿子屬于靈獸,只是級別很低,遠比不上巨鬣狗而已。

    但靈獸也要比普通人的實力強,這只鴿子如果攻擊普通人,普通人用簡單的武器例如長棍、獵槍之類的,三五個普通人根本打不死這鴿子。

    相反,這鴿子用強有力的爪子,刀片一樣的翅膀,以及鋒利的喙,殺死兩三個普通人根本不在話下。

    玉鐘王不能輕易離開玉鐘行宮,但也有辦法聯絡他人,給她幫忙。

    這鴿子一直在空中飛行,而且速度極快,連續飛了差不多六個小時后,到達了一處被終年被云霧繚繞的深山中。

    深山的一處地方,四周都是萬年沼澤,最中間則完全被白茫茫的霧氣遮掩,外面看去,只會覺得這也是一處沼澤,只是跟外面的沼澤相比,有濃濃的白霧遮掩而已。

    但如果有人不信邪,直接選擇進入白霧中的話,實際上不會發現自己進入了沼澤中,但結果卻會比誤入沼澤更加糟糕。

    因為,一旦進入了后,人的眼前景物會直接發生大變化,變為鬼哭狼嚎的地獄,無數厲鬼的哀嚎會充斥空間,在里面會直接迷路,根本走不出來,而且那鬼嚎聲還擾亂人的心神,更可怕的是,如同厲鬼的厲嘯聲會直接攻擊人的識海!

    別說是普通人了,普通人一進入,都不用半秒鐘就會死掉,就算是內勁高手,乃至化勁宗師,在絕對迷路的前提下,能堅持十分鐘就算是極限了,頂多十分鐘過了后,照樣得死。

    因為這被白霧遮掩的地方,是一處禁地,被類似鬼修的陣法作用著!

    停壽閘血的一個老怪物就住在這,這老怪物是繕極老翁!

    這處地方,便是繕極老翁的老巢了,如果破掉陣法,或者知道在陣法中怎么正確的行走的話,會真正進入老巢的外面。

    玉鐘王派出的鴿子靈獸,顯然不是第一次來這兒了,盡避以它的實力進入里面如果遭到陣法的攻擊,也會被擊殺,但很詭異的是,鴿子一頭扎進去后,非但沒遭到攻擊,反而是鴿子眼睛中的景物直接變化,露出了一座池塘,一處草屋,以及幾處藥圃,還有一處竹林。

    房屋看著簡單,但唯一的木門卻有金光閃爍,那也是一門陣法,能夠起防御作用,就算是有人能破掉之前的陣法,來到這里后也必須破掉這木門上的陣法,才能夠進入草屋中。

    繕極老翁既然沒增加其他的防御措施,那就是對木門上加持的這門陣法十分的自信,根本不怕別人來挑場子,他放心地在里面停壽閘血,減緩壽元的流逝速度。

    “玉鐘王那個丑陋老婆子,也有十幾年沒曾聯系過老夫了,這次是為了什么事?”

    繕極老翁在停壽閘血,憑借超強的神識,也知道有生命體觸動了陣法的自動撤銷功能,能夠獲得這種待遇的,都是以前來到過這里,被他允許了而已。

    簡單來說,第一次來的生命體,如果他覺得合適,就會讓陣法自動記住這個生命體的氣息,第二次來的時候,憑借相同的氣息,陣法會自動撤銷,放這個生命體進來。

    “這鴿子是玉鐘王豢養的,看來是送什么信過來了。”

    繕極老翁便打開了木門。

    咕咕,咕咕。

    鴿子飛進來后,全身散著熱氣,喘氣不已,飛到繕極老翁的對面,叫喚著。

    繕極老翁坐在一塊蒲團上,草屋中點著特制的檀香,整個草屋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玄奧氛圍,坐鎮這里的繕極老翁則一直在利用這兒的奇特之處,不容許其他人染指這里。

    鴿子見繕極老翁朝它點了點頭,會意,自己抬起右后腿,將綁在腿上的小竹筒里的一封信展現給繕極老翁看。

    繕極老翁不禁笑罵道:“玉鐘王還是不了解我,以為老夫行事謹慎處處小心啊,呵呵,我如果信不過她,豈會容許她豢養的鴿子靈獸進來?”

    說完,繕極老翁輕輕一揚手,竹筒里被卷起來的那封信就飛了出來,徑直落到了他的手上。

    鴿子則又咕咕咕咕叫了幾聲,飛了出去,貪婪地看了一眼草屋門前的靈藥園圃,忍不住吞口水。

    靈藥園圃里的靈藥,種類比它主人玉鐘王擁有的,要多了不少,而且長勢也明顯更好。

    只是,作為主人的玉鐘王,尚且都極少極少賜予靈藥給它,又何況是幾乎跟它主人沒什么太大交情的繕極老翁。

    它如果真的貪婪地去偷吃園圃中成熟的靈藥,絕對會被繕極老翁烤了去。

    它飛到了池塘邊,喝了幾口水,又飛進竹林中找尋食物去了,連續飛行了那么久,一滴水一粒糧食都沒有進,很是饑餓。

    從云貴高原玉鐘王的住處,到位于連云山脈深處的這兒,幾千里的距離,飛行距離很長。

    繕極老翁沒去管鴿子,展開了信,讀完之后表情很是精彩。

    “那死老婆子也有今天啊。”

    他有些幸災樂禍。盡避他跟玉鐘王沒任何矛盾和仇恨,但也談不上有交情,像他們這種人,因為像活死人,幾乎不能外出現世,所以彼此的聯系有多少就可想而知。

    但他們彼此又是誰都不服誰的,這會兒見到玉鐘王視為珍寶的月光蝶,竟然被外人得到了,他小小地得意了一把,心說這丑老太婆也會有走背運的時候。

    不過,玉鐘王請他幫忙,幫的哪怕不是大忙,也能讓玉鐘王欠下一個實實在在的人情,所以這個忙他還是要幫的。

    信上說,玉鐘王有兩只成年的月光蝶,但突然死亡,推測是放在譚城一處地方的蟲卵被人孵化導致的,之后玉鐘王派出了豢養的兇獸巨鬣狗,但去了就沒見回來了。

    “玉鐘王放置月光蝶蟲卵的地方有什么其他的秘密,我不會去理會,倒是孵化蟲卵的那人,的確是給了玉鐘王一個沉重的打擊,也難怪玉鐘王在信里會這么憤怒,急于報復。”

    能夠殺死巨鬣狗這頭準王境的兇獸,那人實力一定不簡單,除非是玉鐘王或者他親自出手,否則兩人沒其他屬下可以派去殺死那人的。

    玉鐘王不蠢,沒愚蠢地請他親自出手,畢竟他也不可能因為這事就離開老巢。

    地球上正有一股變化悄然發生,也許用不了多久,地球的靈氣會在特定的幾處地方復蘇,到時候他便可以抵達那兒,盡情修煉,擺脫停壽閘血的活死人狀態。

    因此,他絕不可能親自出手對付那人。

    玉鐘王的意思是,讓他聯絡他家族的人,前去譚城,找到那人,將那人的親朋好友抓幾個去云貴高原玉鐘王的老巢,交給玉鐘王親自處理。

    顯然,玉鐘王要將那人的親人捏在手里,逼迫那人去云貴高原營救親人。

    玉鐘王不能隨意離開老巢,便用了這一記狠招,連他也覺得玉鐘王這一招夠狠。

    “玉鐘王雖然沒提供準確找到那人的方法,但能夠殺死巨鬣狗的人,又跟譚城有所聯系,根本不難確定人選。”

    繕極老翁立即決定,這件事就交給他的家族去辦。

    他存活的歲月,比玉鐘王的還要長,直系親屬早全都死了,但家族一直延續了下來,雖然他沒精力去指導家族后輩,掌握的修煉法門也因為地球處在末法時代,及時傳給后輩,后輩也沒法修煉,但他的家族還是很有實力。

    家族的族人,盡避沒人是正統的修真者,也沒人修煉到王境,但以修武者身份存在的族人,還是有一個天境大宗師,四個宗師,以及將近二十個內勁高手的。

    這樣的一股實力,在修煉界中絕對很可怕,至少要比京城所謂的四大至尊勢力強了不少,只是因為家族人丁不旺,又無心在除修武以外的其他方面去經營,因此名聲不顯。

    “盡避只是將那人的親朋好友抓幾個送到玉鐘王那兒,不用去正面對付那人,難度不算大,可光派出天境大宗師也不很保險,不如我就保險一點,派出金甲兇龜好了。”

    繕極老翁自言自語,思忖過后,決定就這樣做。

    他拿起紙和筆,快速寫了一封信,裝在一個布袋里,然后朝著外面吹了一聲音調很高的口哨。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