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重生之名門錦繡最新章節 - 435:砧板上的肉

重生之名門錦繡 435:砧板上的肉

作者:楚倩兮書名:重生之名門錦繡類別:玄幻小說
    穆離道:“我問人家討的。”

    納蘭錦繡一想到他平時冷冰冰的板著張臉,活像個木頭樁子。對誰都是帶理不睬的,卻為了一點糖還要向人家張口。心里升騰起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動。

    其實,來判斷一個人是否對另一個人好,并不是看他能帶給你什么,而是看他為你做了什么。雖然這只是一碗普通的小米粥,但是她卻知道,這已經是目前穆離給她爭取到的最好的條件了。

    她這時候覺得自己的運氣也沒有那么差,起碼現在她覺得挺幸福的。從上一世到這一世,她的心防一向很重,能被她認可的人不多。但是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經認為,穆離是她可以全心全意信任的人了。

    “穆離,謝謝你。”

    穆離沒想到她會對自己這么鄭重的說謝謝,一時竟然顯得手足無措。

    納蘭錦繡看著他傻乎乎的樣子,不禁笑出了聲。她一直都明白穆離對人冷淡,不是因為他本性如此,而是因為他是個不善于表達的人。所以在表面上看起來才格外的端**肅冷漠,其實他的內心是很柔軟善良的。

    穆離見她不吃粥了,就眼含笑意的看著自己,一時感覺十分不好意思,就指了指粥碗:“你還是快點吃吧!不然一會兒就涼了。”

    納蘭錦繡知道他是不好意思,她也不拆穿,只低頭開始認認真真的吃那一碗粥。獵戶家的碗要比她平時用的碗大,起碼她覺得這一碗粥,應該能趕上她平時用的那個小碗兩碗了。

    因為知道這小米粥得來不易,所以不想剩下,但是吃完的時候又感覺特別撐。她一手輕輕摸著肚子,無奈的說:“你陪我散步消消食吧,我好撐。”

    穆離把空碗收拾好,古怪的瞅了她一眼。他就不明白了,竟然吃不下去,那直說不就好了,為什么還要把自己撐著?

    納蘭錦繡從他古怪的眼神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想她內心的想法,還是不要告訴他了。于是就很不著邊際的說:“我怕這小米粥這頓吃了,下頓就沒有了,所以想一次吃個夠。”

    “不會的,我已經同他家說了,以后每日你都有小米粥吃。”

    納蘭錦繡滿臉驚奇:“你怎么和人家說的?”

    她覺得在他們這樣的人家,小米應該是比較珍貴的東西,不然也不會之前做飯的時候都沒有。能給煮一碗就不錯了,還想要天天都吃,這怎么可能?

    “我承諾走的時候給他們十兩銀子。”

    “十兩?”納蘭錦繡自己身上帶的所有銀子,加起來估摸著也就十多兩。若是都給了獵戶家,那他們一時半會兒到不了縣城的話,要怎么著?

    穆離其實對錢沒有什么概念,或者說是他根本就沒花過錢。就是從北疆出來之后,他也很少住客棧,基本上都是走到哪就在哪睡了,什么時候餓了就地取材自己做一些吃的。

    現在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答應的十兩銀子可能是多了些。他了解他家郡主對待銀錢上一向十分謹慎,是一點都不亂花的。

    而且一見到什么奢侈的場景的時候,總是痛心疾首的說:“這要是換成藥材,那不知道能救多少人。”

    所以,穆離低下頭不說話了。

    “其實也沒事兒的,本來咱們就給人家添了不少麻煩,十兩就十兩吧!”

    穆離跟在她身旁一起散步消食,兩人沉默了許久他才說:“我可以給你,我也有錢。”

    納蘭錦繡被他這句話逗笑,她搖了搖頭:“等咱們到了北疆,完全安頓下來,可以開一家醫館,到時候就不愁銀錢了。”

    “那你……”穆離欲言又止。

    “什么?”

    “剛剛……”他想說的是,既然你知道不愁銀錢,那剛剛為什么是那副心疼的樣子。

    “我是想著身上的現銀不多,而且咱們還不知道,要走到多久才能到縣城。就怕把銀子都給了他們,咱們之后再想問別人討東西,手里就沒銀子了。”

    穆離拿出自己的荷包放到她手里:“我也有一點兒,都給你管吧。”

    他想的其實很簡單,就是他對花錢沒什么概念,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花多少合適。既然郡主深諳此道,那不如就交給她統一保管,反正他們兩個人是要一起走的。

    誰知納蘭錦繡接過他荷包的時候,竟然笑得直不起腰來。穆離不明白自己又做了什么,能讓她笑成這樣。

    “這種把錢交給女子管的話,以后不能隨便對其他人說。”

    “為何?”

    納蘭錦繡覺得自己若是不同他講,他大概永遠都意識不到:“這種話,一般只有在夫妻之間才能說。”

    穆離呆在原地,模樣有些傻氣。

    納蘭錦繡笑得更厲害了,不小心又牽扯到了腹部的傷口,她疼的用手捂住骯部,倒吸了一口冷氣。

    穆離一見她的樣子就著急了,到她身邊低聲去問她:“有沒有事,疼的厲不厲害?”

    “無事,就是不小心扯到了,看樣子以后笑的時候得小心點。”

    穆離怕她是傷口疼卻不說出來,自己強撐著。提議:“咱們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不如回去吧!”

    納蘭錦繡點頭,跟著他往回走,結果走到院子外面的時候,就聽見里面在發生著爭吵。

    她清楚的聽見獵戶用粗獷又渾厚的聲音大聲喊道:“當年是怎么從村子里搬出來的,我看你是忘得干干凈凈了!”

    獵戶娘子的聲音有些尖細尖細的,聽起來十分刻薄:“我若不是嫁了你這個窮鬼,又怎么會發生那些事?”

    “你自己貪慕富貴不說,反倒怨起我來?”

    “難道不該怨你嗎?要不是你,我……”

    獵戶娘子的話還沒說完,聽到有什么東西碎了的聲音。然后就是獵戶咬牙切齒的說:“那兩個人看起來就不是一般人,他們如今遭了難,在我們這兒暫時落個腳,人家又答應給你錢,你就不要惦記那些有的沒了的了!”

    獵戶娘子也是個針鋒相對的,十分不憤的道:“我惦記人家什么了?”

    “你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你自己清楚!”

    “你倒是給我說清楚了。”

    “人家一看就出身不一般,怎么也不會看上你的,所以你就不要癡心妄想了。”

    然后就是一陣東西碎裂的聲音,夾雜著獵戶娘子惡毒的話:“我也不知是倒了什么霉,落到了你的手上。要不然以我的姿容,怎么可能在這深山老林里,每天就跟著野獸,跟著這兩個孩子過日子。你當我不會覺得悶?我活著一點樂子都沒有,有什么意思,還不如死了的痛快。”

    屋內的爭吵依然還在繼續,納蘭錦繡和穆離也終于知道,為什么他們都覺得獵狐娘子奇奇怪怪的。原來他們兩個人已經被人當成了砧板上的肉。

    按照獵戶娘子的表現來看,她更中意的應該是納蘭錦繡。畢竟穆離那份煙火不盡的冷淡模樣,一般女人即便是喜歡也是不敢靠近的。

    而納蘭錦繡就不同了,她不僅模樣生得俊,而且性格也十分隨和,說話又討喜,這樣的性格應該是男子女子都喜歡的。

    “你不要擔心,總歸有我在,她也不敢對你做什么?”穆離安慰道。

    納蘭錦繡覺得有點好笑:“我和她同為女子,她還能對我做什么?”

    穆離被她給問住了,兩人只能轉身繼續往外走。想著等到這夫妻兩個吵夠了,收拾好以后他們再回來吧!

    不然如果他們現在貿然進去,眼前就是狼藉的一片,他們也不能袖手旁觀。摻合到人家的家事里面,肯定會十分麻煩。

    搞不好還真的就得被人家掃地出門。畢竟,若不是獵戶把他們兩個帶回來,他們也就不會有今日的爭吵。

    不是這附近沒有了別的人家,納蘭錦繡還真是不愿意在這里待。獵戶娘子看來以前就犯過這類的錯,她不是怕別的,只是怕麻煩。

    “咱們在這兒也不會逗留幾日,等到你的傷口好一些,咱們就走。”穆離看出她的難為,安慰道。

    納蘭錦繡搖了搖頭:“我傷的不嚴重,不如一會兒你回去就問問趙大哥,看到哪里可以搭得到車,咱們就離開吧。”

    她不知自己是太過多疑還是怎么,心里總是有些不安寧。她覺得如若他們在這里待著,獵戶娘子早晚都得生出些是非來。

    穆離見她態度十分堅定,想到獵戶娘子和他夫君吵架時那副潑辣的樣子,也覺得她肯定不好應付。所以決定回去就問。

    兩人又在外面閑逛了許久,想著這會兒他們應該吵完了,就往回走。走到院子門口的時候,果然院子里靜悄悄的。兩人看了彼此一眼,然后推門進去。

    院子里早就收拾干凈了,碎裂的東西連影子都看不到。兩個孩子在院里玩耍著,獵戶在磨刀,獵戶娘子在漿洗衣服,看起來倒是十分和諧的樣子。

    穆離這才想起來,他們換下來的衣裳還沒洗。本想去問獵戶娘子借洗衣的服的用具,又想到她是個愛招惹男人的,步子便無法移動半分……(未完待續)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