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讀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今嫁最新章節 - 第五一八章 講述

今嫁 第五一八章 講述

作者:星辰微閃書名:今嫁類別:玄幻小說
    燕柒怕把他氣出個好歹,忙結束了嬉皮笑臉,正色道:“我今日來,是有事和您說的!

    皇上哼了哼,音調拔高不少:“你有事兒?我還有事呢!”說著朱筆拍在桌子上,皺眉端出嚴厲之色:“宋巳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朝廷命官,什么時候說打就能打了?你要不會管教人,就住在宮里,省的丟人現眼!”

    “那是他該打!”劈頭蓋臉的一通罵,燕柒一點不在意,淡淡道:“百香做的太合心意了,我回去要賞他銀子的!”

    皇上一巴掌拍在桌上,真有了幾分火氣:“胡鬧!”

    “這話也是能隨便說的?真是縱的你無法無天了!”

    燕柒知道這話說的有點兒放肆了,特別是在皇上不清楚事情始末的時候。

    皇上說完看他不語,暗暗想,是話太重了嗎?

    輕咳一聲道:“這件事情我會讓太子去處理的,你就安心養病吧!

    燕柒抬頭道:“我的事情為何交給太子?”

    皇上眼一瞪,喝道:“你的事情是好好養病,其他的什么都別管!”

    燕柒聽自己的事情被他“打包”扔給了太子,一時頗為無語:“您先批折子吧,等會兒太子和秦尚書就到!

    皇上想著他剛剛大放厥詞的樣子,皺眉道:“有些話當著我的面說也就是了,當著秦尚書就收斂點!

    那到底是秦明浩的準女婿!

    燕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里卻道:等秦明浩知道了這件事情,若還能認同宋巳這個女婿,那算他狠!

    等太子和秦明浩的功夫,王御醫先到了,當著皇上的面給燕柒診了脈,仔細的解釋了脈象正在慢慢變好,身體也強壯不少,藥劑也能逐步加重。

    皇上聽完神色舒緩不少,難得的派了賞。

    王御醫捧著賞銀,激動的面紅耳赤,話都說不利索了,重重的磕了幾個頭,才退了下去。

    燕柒一邊放著袖子,一邊道:“您不是要下棋?這會兒有空嗎?”

    皇上沒說話,直接盤膝在炕桌前坐下了。

    燕柒在他對面落座。

    高得盛準備了棋盤,又擺了茶點。

    棋局過半,太子和秦明浩先后到了。

    燕柒見人齊了,要撂了棋子說正事,皇上道:“先下完了這局!

    太子看著棋子的走勢,笑道:“這局要平了吧?”

    燕柒頗有自信的笑道:“不能!

    皇上呵呵笑兩聲,同樣自信道:“朕也覺得不能!

    太子笑意更濃,靜靜的觀棋。

    一旁的秦明浩卻靜不下來,心底活像是燒了把火。

    他知道燕柒今日要給說法!

    但他沒想到的是,燕柒竟然要把這件事情攤在皇上面前說。

    真真是卑鄙至極!

    依他看來,燕柒此舉,定是為了尋求皇上的袒護!

    若皇上開了金口,他自然不敢犟。

    但心里這口惡氣到底出不來!

    一局結束,皇上贏了。

    燕柒端摩著棋盤,擰眉道:“這都能輸?”

    皇上睨他一眼,呵呵笑兩聲。

    神情仿佛在說,小子,你還嫩點。

    幾人移步到了殿中,皇上一指燕柒道:“人都到了,你說吧!

    太子和秦明浩都把視線移到了燕柒身上。

    燕柒一句廢話不說,直截了當的問道:“你們都知道萬花樓的云癡吧?”

    殿中的人皆是一愕。

    因著燕柒的緣故,京中誰人會不知云癡!

    不過,燕柒沒頭沒尾的說起云癡又是怎么個意思?

    皇上聽到云癡這個名字,神色微沉,皺眉看向燕柒道:“你要說的是這件事情?”

    燕柒道:“我要說的是百香打了宋副將的事情!

    秦明浩憋不住了,疑惑問道:“那公子為何提起云癡姑娘?”

    燕柒道:“這件事情與她有關!

    秦明浩心下一跳。

    這怎么可能呢?

    他昨日細細的盤問過宋巳,宋巳對云癡一個字都沒提過,怎么會是為了她?

    但皇上和太子都在,他聰明的沒有多說話,眼觀鼻鼻觀心的等著燕柒后面的話。

    燕柒言行的漏洞越多,他就越有利!

    燕柒道:“云癡她命不好,打從記事起就一個人,是個孤兒。后來輾轉流浪到了惠州的康民村,遇到了一個男子,二人定了親!

    “后來她這未婚夫去當了兵,自此杳無音信!

    “再后來,她這準婆母因著擔心兒子,患了病,死了!

    “家中無銀,云癡便賣了自己,給她這準婆母風光大葬了!

    這些事情皇上都是知道的。

    當初燕柒剛收了云癡,他就讓人去調查了云癡的身世。

    沒殺她,一部分是因燕柒的緣故,另一部分就是因為皇上覺得她是個難得的忠厚義氣的女子。

    但是,皇上這會兒依舊沒鬧明白,燕柒在這殿上說這些究竟是為了什么?

    太子不知這些事情,乍一聽,暗暗的點了點頭。

    秦明浩則鎖眉不語,繼續等后話。

    燕柒逐一看過三人的神色,接著道:“云癡的未婚夫姓宋!

    秦明浩眼底一震,倏的抬頭看向燕柒。

    正對上燕柒饒有興致的眼神,他脫口道:“這不可能!”

    太子明白秦明浩為何這般斬釘截鐵,皺眉看向燕柒道:“宋巳他不是惠州人!

    燕柒笑了笑,疑惑道:“戶籍偽造,該給什么刑罰來著?”

    秦明浩聽著燕柒刻意引導的話,冷笑一聲,沉聲開了口:“柒公子,您怎么就能證明宋巳他是云癡姑娘的未婚夫?又怎么證明他如今的戶籍是偽造的!”

    燕柒看著秦明浩,淡淡一笑:“證明的事情不是該交給你們嗎?”說著攤攤手:“我這在朝中一無人脈,二無話語權,就是給了什么證明,你們也不信不是?”

    秦明浩難得的語噎了!

    “這些你聽誰說的?云癡?”太子是信得過燕柒的,但這件事情太過匪夷所思,讓他不得不懷疑,燕柒是被人利用了。

    燕柒點頭:“昨日云癡在慶華街上看到他了!

    想起什么,眼底浮現些許的暖色,他搖頭感慨道:“京城距離惠州極近,宋巳回京,你們說,他可有回家鄉看過?又是否知道云癡為了厚葬他的母親,把自己賣了的事情?”

    “沾親帶故,秦若丹要喚我一聲兄長。我對這妹妹雖是沒什么感情,但一個姑娘,嫁人還是要好好的選一選!

    “等到踏進火坑,一切都遲了!

    他說這話,誰都沒看。

    負著手,神色極淡,低垂著眼睫,叫人看不清他的眸光。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